2016 年度人物:巴拉克·奥巴马 ifanRank

往年在评选 ifanRank 年度人物的时候,爱范儿(微信号:ifanr)的参考维度有三个:业绩、远见和境界。2016 年度人物有些特殊,他的当选并非因为他在 2016 做了什么事,而是在 2016 年后,他将不再继续做这件事。

他叫巴拉克·奥巴马 (Barack Obama),2016 年是他作为美国总统的最后一年。

2015 年 12 月的巴黎会议上,奥巴马不断在各国政要眼前晃动的 Fitbit Surge 智能手环并没有引起多少关注,因为无论是媒体还是公众对奥巴马的“硬件控”身份都习以为常了。

2010 年,果粉们还在苦苦等待着“传说中”的苹果第一款平板电脑公布时,奥巴马已经翘起双脚,在白宫把玩起史蒂夫·乔布斯送给他的 iPad。另外 MacBook Pro 也是那张白宫总统桌上的常客,奥马巴用它来发 Twitter 或在 Reddit 上与网友互动。

当 Facebook 在 2004 年开始上线时,它只是美国大专院校的内部社交网络,直到 2006 年 9 月,Facebook 才向所有人开放。但在差不多的时间,当时还是美国总统候选人的奥巴马,就已经独具慧眼,招揽当时还是 Facebook 合伙人的 Chris Hughes,协助他在选举战阵里大打社交网络策略,并成功吸引大批网民的支持和媒体关注。

作为第一位和社交媒体深度 “握手” 的美国总统,奥巴马做出了总统职位的很多第一次:第一位在 Twitter 上拥有总统账号(该账号还创造了最快获得 100 万粉丝的世界吉尼斯记录)、第一位在总统办公室进行 Facebook 直播、第一位在 YouTube 上回答民众问题……

2011 年,推出了 “We the People”,一个公民向白宫请愿的平台;

2013 年,米歇尔 · 奥巴马在 Instagram 发布了她的第一张照片;

在历史的洪流里,并没有“假如”一词。我们并不知道“假如”没有社交网络,是否就没有“美国第 44 任总统奥巴马”的存在。我们唯一知道的是:由于科技突然造就了奥巴马,也使奥巴马的“科技形象”,比起以往任何一个美国总统都要强。

在 2008 年初,美国经济面临巨大的危机,雷曼兄弟 (Lehman Bros.) 申请破产保护,美国联储局接管房利美 (Fannie Mae),美国汽车企业巨头通用汽车和福特汽车频临破产边缘。

奥巴马接手的美国,就是这样的一个烫手山芋。而且直到奥巴马任期将满,美国经济在这 8 年来是否复苏了?仍然有很大的争议。

在奥巴马上台之前,微软 (Microsoft) 与英特尔垄断电脑世界,一直在 PC 迭代更新模式下停滞不前。而通用汽车 (General Motors) 等美国汽车产业通过商业并购,称霸汽车市场之际,汽车科技的发展也没有太大突破。至于其它科技范畴?就更不在话下。

但在奥巴马的 8 年之间呢?2011 年,苹果取代艾克森美孚成为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开启了智能手机和移动互联网时代;Google 与 Facebook 颠覆了微软的霸权,拓展了互联网的新世界;特斯拉 (Tesla)、Uber 也以科技的力量,改变了传统汽车和交通产业。

除此之外,各种新兴的互联网产业,包括 Airbnb、WhatsApp、Instagram、Pinterest、Snapchat、Spotify 等等,如雨后春笋出现,崭新的技术包括人工智能、虚拟现实、无人驾驶汽车、无人机等不断涌现。在奥巴马的科技黄金时代,反映美国科技产业的纳斯达克指数,不但重拾升轨,更创下了历史新高。

相比起奥巴马在政治、经济和民生上的大改动来说,奥巴马的科技政策并没有引起媒体的关注。但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 (White House Office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Policy)就曾整理了 100 个奥巴马如何推动科技发展的例子,当中就包括了提出了美国史上最大笔(183 亿美元)的研发资金、他也发起了美国史无前例的清洁能源复苏战略,后来他更容许甚具争议的自动驾驶汽车,在真实路面行驶。

不过,把“奥巴马时代”的科技发展,通通归功于奥巴马也不正确。在互联网开始普及后,科技业早就蓄势待发:苹果早就在 2007 年推出 iPhone,奥巴马只是刚好搭上移动互联网的大潮;而且奥巴马的上台,也有 2004 年就开始发展的社交网络的功劳。

所以,究竟是科技快速发展造就了奥巴马,还是奥巴马造就了科技业的快速发展?

总统的最后一年任期向来被视为“跛脚鸭” (Lame duck)。不少媒体也在怀疑,奥巴马在任的最后一年,是否真的有足够力量来改变世界?

我们无法衡量奥巴马对美国科技产业的推动价值,但不可否认的是奥巴马是史上最重视科技的美国总统。早前 Wired 采访奥巴马时,就能见到他对技术的认知和思考,绝非一般政客所能相及——他不仅深谙技术背后的道德、社会及安全问题,还清醒思考政府在技术演进中扮演的角色。

他拥有足够的远见,他比任何政客更了解科技产业的重要性,他没有让新技术去适应现存监管框架,而是让政策与监管符合更普世的价值。

2016 年,科技界密切关注奥巴马,更多的是担心他的继位者。如果说希拉里(Hillary Clinton)还只是媒体眼中“不像奥巴马一样重视科技”的政客,那特朗普 (Donald Trump) 的当选,却让整个科技业悸动。

真正将硅谷精英彻底推开的是特朗普的“反创新”。尽管硅谷精英们肯定政府在新兴科技产业发展中扮演的引导作用,但特朗普把这个作用曲解并极端化了。他用关闭互联网来作为解决的途径,他倾向于对媒体扩大审查,他甚至还反对全球化,要求苹果将生产线搬回国内。

奥巴马和特朗普一样,希望苹果将生产线撤回美国,但奥巴马当时并没有公开地抡起大棒喊打喊杀。到了今天,候任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美国经济环境略有改善之际,反而赤裸裸的要胁科技产业,要他们把生产线搬回美国。

尽管最近特朗普的口风开始改变,频频与硅谷大佬们会面,试图缓和与美国科技产业的紧张关系,但出现了的裂痕并不容易修复,不少舆论都指出:科技界背后的真正势力——投资者,越来越担心科技产业这个在奥巴马时代的胜利者,倒过来要在特朗普时代吃苦头。

奥巴马尽管不是科技产业进入黄金时代的唯一因素,也绝对会是主要原因之一。当奥巴马卸任后,他的存在价值可能会被凸显出来。

ifanRank 是爱范儿颇具影响力的年度榜单,聚焦于全球科技领域的商业公司、人物以及产品,基于模式创新、业绩表现、用户口碑、社会价值、媒体声量以及影响力等多个维度进行评选。爱范儿相信,盯住了这些最具智慧的公司、人物以及产品,就是盯住了这个时代。

从 12 月 26 日起直至年末,我们每天至少发出一篇 ifanRank 年度文章,包括:

新三板挂牌企业爱范儿在广州、北京两地招聘商业编辑、硬件编辑、汽车编辑、商务经理、运营编辑、视频主播以及实习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