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兰克尔:巨额外储与储蓄有关 敦促中国改变汇率是错误的

  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本届年会主题为“全球危机后的变革与振兴”。凤凰网财经对此次盛会进行全程报道。下面是30集团主席、AIG副主席雅各布·弗兰克尔发言。

  雅各布·弗兰克尔:非常高兴来到这里跟各位一起讨论,在座的几位专家有我的前教授,也有我非常好的朋友。在此我想做一些评论,我要说的是,刚才我们听了两个发言,这两个发言是充满了激情和信念。我同意他们的观点,实际上我对他们的论文没有什么可说的,所以我想,我要做的是将我在讨论当中的意见围绕在几个世界经济所要面对的关键挑战上,并且在这样的上下文条件下讨论当前蒙代尔所谈到的货币政策是否能解决问题,自由贸易模式不要责怪铅笔,这是不是问题所在。

  在这里,我想带大家做一个小小的旅行,我不知道多少人昨天看到我来了,其实我迟到了,之所以迟到的原因是我必须要跟一个朋友说再见,他从另外一个星球到美国来看我,他是从火星来的,不时到我们的星球看看,我就带他旅游,这次他问了我一个非常深刻的问题,因为这个深刻的问题来自遥远的火星,所以激励了我的思考。两年前他在华尔街访问过我,我当时给他看了好几个数据,为什么我们的星球非常好,我给他看了我们的房子价格非常贵,每家都拥有一个房子而且做的很好,我也给他看美国为什么不需要储蓄,因为中国存了钱,所以美国就可以庆祝了,他们可以在资产负债表当前项目下可以有赤字了,我还告诉他债务的杠杆可以很大,我还告诉他我们这里太好了,干吗不从火星到我们这里生活呢?他问我,这个肯定吗,树可以长到天上吗,不时的有一个叫醒服务,不能让它一直随意的增长。现在再看一下华尔街已经垮台了,股票市场崩溃了,但是现在已经有了一个恢复,不仅仅在新兴市场也在工业化国家恢复。我又带他看了华尔街的另外一个角落叫做风险,风险下降了,人们当时都很担心,都看着这个风险的减少,就准备去投资了,这意味着是不是我们已经摆脱了困境,背后是不是还有一场风暴呢,这就是华尔街,如果今天到华尔街会看到那里的人满脸笑容,而一年前那里的人都是苦着脸。纽约还有另外一条商业街,是你买东西逛街的地方,主要的商业街图片就不太一样了,实际上在全球各地我们都看到了2009年的增长率下降了,在工业化国家已经没有一个地区有一个正面的经济增长了。尽管如此,每个人都盼望着2009年之后怎样,好消息是6个星期之后就出现了,如果看一下2010年的预测,每个人预测都有一个经济的恢复,虽然恢复的数字很小但是还在恢复,到发展中国家看一下情况也是一样的,2009年开始有一个巨大的经济下滑,2010年将有一个恢复,这个恢复出现在亚洲,而且大家知道亚洲主要是由中国所领导的恢复。

  有人就问,世界作为一个集体又是怎样的情况呢,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明年世界经济增长的比率将会超过3%,今年的经济增长是-1.1%。有4.2百分比的差就在一年之内发生。有波动性不太健康,工业化国家的增长率很小,发展中国家也表现不佳,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朝什么方向发展呢?上次1990年他来参观过,说世界是由日本、美国和欧洲主导的,但看2008、2009年世界已经不同了,美国在世界生产中的比例已经有了很大的倒退,倒退到20年前,日本是2.5%,而谁是最大的赢家呢?说对了,中国。中国的世界总产量的比率已经达到了11.4%,这已经是史无前例的一个发展。

  为什么世界的引力已经发生了变化呢?保护主义又怎样呢?如果我们看一下世界的经济增长,今年超过70%的世界增长都是来自于发展中国家的,30%来自工业化国家。我们看到实际上当我们谈到保护主义和砍树以便能够贡献产品,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其中一个理由是我们有一个非常严重的失业率,在欧洲主要是在美国,这一点我们没法儿去做。世界贸易今年已经垮掉了,世界贸易缩小了20%,这的确是一个悲剧。自从贸易开始就没有见到过这样的情况,现在看到有一点恢复但是并不理想。

  现在又谈到了第二个问题,就是第二个巨大的挑战。我们有非常大的经济不平衡的现象,这已经出现很久了,而且还没有得以解决,看今年美国的赤字为什么比以前小了呢,还是达到了3000多亿美元,中国、日本出现了巨大的顺差,这的确是一个很大的贸易不平衡。出现了巨大的外汇储备,实际上中国现在的外汇储备已经达到了2.27万亿,出现这个情况我们能不能改变呢,能不能只是通过改变汇率改变这种状态呢,其实是不行的。在国际舞台上正在敦促中国改变它的汇率,我认为这是错误的关注,中国的货币会升值,但是只是一部分,只是一个机制,关键问题是储蓄投资在世界一个地方和储蓄投资在另外一个世界的问题,也就是中国储蓄了50%的收入,美国只是储蓄了10%的收入,有这样一个差别你就不会惊讶中国有顺差,美国有逆差,而且你也不要认为只要改变一下汇率就可以改变一切,你要自问一下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为什么中国认为很有必要储蓄这么多资金,并不是人人都愿意总是开晚会,大吃大喝,有一部分人是愿意去储蓄的,原因是现在的社会保障体系还没有安排好,你的养老金体系还没有建好,你的公司还没有分红,因为没有一个好的金融市场,所以现在要有一个激励机制去储蓄了。但是实际上你真正想解决这个问题,来自于金融市场和发展中的市场获得答案。还有一点,大的资本市场的问题,包括流动性的问题。比如如何放贷,现在为了减少资产的负债,正在减少债务,尽管如此,传统的货币管理局火药库的子弹已经用光了,因此在这些地方货币管理局不得不寻求非传统的方法,比如要么去买资产而不是国库券,或者是把贷款直接发放给公司。

  主要的央行他们的资产负债状况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扩张,在美国有250%的增长,在英格兰银行也有巨大的增长,欧洲央行也出现了增长。资产的组成情况也有一个差别,那就意味着我们如何去退出,也就是从这种不常规的状态里退出来,现在从财政角度来说这个挑战是 更大的,我们出现巨大的预算不平衡现象。基本上出现了全球的赤字增加,要看一下具体的情况,如果每一年你都增加公共债务达到了一定的水平之后,就需要解决这个债务,就要去问了,为什么没有一个刺激计划在美国能够发生效应?人们并不知道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样子的,也不知道他们最后的帐户是怎样的状况,税收是什么样的情况,什么时候进行税收,因此他们具体的投资计划就泡汤了,我们看到美国作为GDP来讲,占GDP的比例和世纪初相比美国和日本都增长了一倍,在两到三年之中我们会有一个长期的利率将会更高一些,因为政府必须和私营领域有一个竞争,要增加借贷服务,可能我们的通货膨胀率也比我们现在预期的高。我们可能有更低的增长率,不管怎样讲,谁是会想和政府进行竞争呢?因为政府在经济体中占有非常重要的角色。长期来讲还有具体人口方面的挑战,这样的话我们来看一下未来,不仅是今天帐户的状况,看一下未来20年中该会有什么样的情况呢?

  看一下未来二十年中世界的人口比今天的人口要多14亿,到时候会增加14亿人口,亚洲在这其中会有很大的增长。60-69岁人口会增加很多,这就是一个老龄化的社会,在一些工业国家并没有那么严重,但是在全球范围内都会出现这个老龄化的问题。一些发展中国家,基本上世界大多数人口都来自发展中国家,13亿人口将来自于发展中国家,欧洲的人口会下降,日本的人口也会下降,中国的人口会上升,但是也会不断的老龄化。如果是50岁以下的人口比较多的国家比较少,也就是中国会有2.7亿的额外人口,非洲也有这样的问题,非洲如果没有战争、饥荒、艾滋病,事实上非洲将会在未来二十年内增加4.9亿人口,但是这些非洲人是非常年轻的,大家可以想象这种机会吗?整个世界的重心将有什么样的变化呢?因此我们看一下欧洲、美国,我们是在我们之间进行游戏,但是在发展中国家比如亚洲、非洲,也会出现比较大的变化,这是世界上的五大挑战,现在世界正在发生变化。当然我们对这个世界体系的监管是比较重要的,蒙代尔也说过有关这个世界的超级货币,整个世界可能从全球化的角度来讲,很大的原因就是全球货币的问题,如果写不好字就怪铅笔,那也是很大的挑战。

Leave a Comment